一双解放鞋,翻越多雄拉雪山进墨脱

墨脱的路很长

墨脱的路很美

墨脱的路很崎岖

走向传说中莲花圣地的墨脱路上

没有遇见盛开的莲花

莲花开在我心中


上面是那一年在徒步墨脱的路上写的一首算不上诗的诗。

今天念旧事,聊一聊那一年,独自进藏,最后走向墨脱的故事。在那两个月的孤独旅途中,墨脱是计划中的最后一个目的地——寻找隐秘的莲花盛开的地方。

本来,是做好了打算,一个人徒步从派乡一侧进墨脱。幸运的是,到林芝地区的八一镇时,遇见了两位也去徒步墨脱的大哥,便相约而行。否则,那一路定是要吃不少苦头。

今天要聊的,是在那次徒步墨脱的过程中,我做了两件超级囧事,差点要了小命。

危险动作,请勿模仿!

囧之一:错信攻略,一双解放鞋翻雪山

当时,偶遇的俩大哥的西藏之旅刚开始,而我已接近尾声。

他们的计划是徒步进墨脱后,从波密出,然后返回八一镇,继续后面的行程去拉萨。所以他们在八一寄存了大部分厚重的物品,轻装上阵。而我是重装——结束墨脱后就直接从川藏线离开。

为尽量减轻负重,我决意把厚重的登山鞋、双层冲锋衣等物品寄回家。

为什么把这两件本来很重要的装备寄走呢?是不是傻啊?

是这样的,出发前曾在网上查攻略,说是徒步进墨脱,一路上沼泽、溪水淹路的情况很多,所以鞋子很容易湿透。而解放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——每天到了一个站点后,可以轻松用炉火烤干了——登山鞋是不能烤的,易坏。另外,越接近墨脱县城,海拔月底,气温越高。翻过雪山后,双层冲锋衣就用不着了。

于是,我就无知者无畏,穿着一双在劳保用品店买来的解放鞋上路了。出发时,在雪山脚下遇见几个背夫,他们脚上也是穿着解放鞋。我想我应该没事的。

然而,事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半个月前,刚独自登上过冈仁波齐5460米海拔的垭口,我于是低估了多雄拉雪山口的难度。

虽然墨脱地区的整体海拔已经低很多,但多雄拉山口海拔依然达到4200米左右。

要紧的是,多雄拉雪山终年积雪不化,即使是在夏天开山通行的几个月内,雨雪雹雾也是说来就来,时常笼罩在浓厚冰冷的云雾中,翻越难度甚至超过许多五六千米的高峰。据说,许多背夫和马匹就这样永远留在山口,因此当地人谓之为墨脱路上“鬼门关”

那天翻越雪山的经历真是终身难忘。一路上,积雪的厚度基本都盖过脚踝,最深的地方,一脚踏下去,直接没到大腿根部了。

薄薄的解放鞋没出半小时就被融化的雪浸透,刺骨的冰冷。好一阵子都感觉不到脚趾的存在,已经冻麻木。无比担心脚趾是否会被冻坏死……就这样熬过了几个小时,终于翻过了雪山,走到了雪线以下,脚趾也慢慢找回了知觉。

当天剩余的路途,就在被融化的雪山水浸泡着的碎石路上、沼泽路上。一双解放鞋从早湿到晚。还很要命的是,走在碎石路上的时间长了,脚底被碎石“按摩”得酸爽极了,最后就是疼痛。

后面三天,走路真是受够了罪。不过也算是没傻到极点,背包里还放了一双干爽的轻便徒步鞋,一到晚上就换上。白天继续穿着解放鞋上路。

囧之二:墨镜不见了,差点雪盲

开始翻越多雄拉雪山前,翻遍了背包和身上的口袋,都没找到墨镜——要么就是不知道什么掉了,要么就是当时寄东西回家时,塞在冲锋衣里忘了拿出来。

总之,当时在多雄拉雪山脚下就是傻了眼。心想这下完蛋了,漫山白皑皑的雪,万一雪盲了可怎么办?

也就是那时年轻,天不怕地不怕,就这么闯过了“鬼门关”,4天的徒步有惊无险。途中虽然也经历了不少叫苦连天的时刻,还是顺利到达了墨脱县城。但这样的经历,有过一次,也是很值得怀念的。

也真是不幸中的万幸,多雄拉雪山常年不见阳光,加上当天迷雾重重,降低了雪的刺眼程度。我正好穿了一件绿色的风衣,于是走个十来二十米,就伸出手来,让眼睛盯着衣袖上的一篇绿色歇一会儿。这才让眼睛不那么难受。

也就是那时年轻,天不怕地不怕,就这么闯过了“鬼门关”,4天的徒步有惊无险。途中虽然也经历了不少叫苦连天的时刻,还是顺利到达了墨脱县城。但这样的经历,有过一次,也是很值得怀念的。

LEAVE A REPLY
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