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雪了

❄️

昨晚恰巧读到一篇《雪如何改变中国?》,在朋友圈里念叨了一句:身在北方,仍未遇见飘雪,略有遗憾。

今天的西海岸,从清晨起一直飘着靡靡细雨。风把毛毛雨吹得忽一阵左忽一阵右。午饭后,正准备躺下小憩一会儿,不经意地朝窗外望了一眼,雨中似有白色物状在风中乱舞。

“下雪了?”这是大脑里最先弹出的念头。把头靠近窗子,睁大了双眼看了个清楚。“果然是下雪了!”心里一阵愉悦。尽管还只是雨夹雪。

泡了一杯温热的咖啡,盘坐在窗边,看着窗外风中胡乱飞舞的雪花,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各种事情。或是没想事情。

此时的黑夜里,雪还在下。路灯照射出雪花在姿态,在风中狂舞。只是落雪还不够大,只地面和小区停放的车身上覆了一层薄薄的积雪。倘若能持续下上一整晚,明早或许能看见一个白色的世界。

❄️
身为一个出生在几乎是大陆最南边的南方人,却与雪似乎有缘的。这些年,生活在北方的时间,累计起来是多于在南方的。不管是在北京、瑞典、徐州,每到冬季,都盼望着下雪,最好是一场漫天盖地的大雪。已经不止一次,每每头一晚念叨着“怎么还没下雪”,第二天就真的会收到上苍洒下的惊喜。雪真的飘下来了。这样的惊喜,让人愉悦。

是不是如果想要某样东西,如果是发自真心无瑕的想,这念想一定会在宇宙中回响?

如果最后那样东西或那件事并没有出现或发生,是不是发心还不够诚?还不够真?


❄️

这些日子,不知道忙了些什么的每日忙碌着。在有些混乱的日子里,每天还是习惯性地坚持着做些业已形成习惯的事,比如每天拉伸一下筋骨、打卡学一点西语、倒腾一下副业、读几页书。这些是每天的必修项。

前几天,读完了桐华的《长相思》全三册。开始换着读林清玄的《菩提十书》和越南作家阮清越写的普利策小说奖作品《同情者》。小时候,散文类作品是我的喜爱,如今小说是成了阅读偏好。一个好的小说创作,能从浓缩的故事里窥见人间百态、悲喜欢愁。

至于读小说有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,并没有考虑太多。

❄️

在之前的一篇博文里,提到过以前爱读的一个公众号。博主(一个有络腮胡子的男人)写的最多的就是日常的碎碎念,洗澡了看书了做家务了或是画画写字拍照了……总之,就是蛮文艺的一个号,没有写文卖钱的功利味道,忠实粉丝却是不少。后来他老爸去世了,公号突然就停更很长一段时间。

前两天,突然发现这个号又在更新了。点了进去看,重更后的第一篇文章竟然是一个广告,而且是某宝美妆带货的直播广告。摇身一变,文字博主变成了美妆博主。

这个画风突变,似乎很挑战那些文艺粉丝的神经——现代人已经习惯了用自己喜好的“人设标准”,去设定所喜爱之人的“标准人设”。但这个有胡子的男人,就这么坚持做自己的事。文字继续写,直播带货照样带。

他的文字依然是碎碎念,写一天两次洗澡是多么神清气爽、写读了一本好书喝了一杯咖啡就是满足的一天,写满心欢喜地记录每一天的手账……

钦佩这样自我坚定的生命。比如李子柒亦是如此的。

时间: 2020年02月12日上午4:14  |  
作者:
LEAVE A REPLY
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