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堪布讲故事 1

听了三个很不一样的故事,分别关于狼、牦牛和一种很奇特的猴子。先把关于狼的故事记录下来。

讲述故事的是一位来自青海的堪布。一位大老师带堪布与我们喝茶聊天,大老师忆起几年前到青海撞见藏獒追赶独狼的经历,当时被吓得以百米速度逃离现场。

堪布听闻,抿嘴微笑不语。等大老师说完,他才慢慢跟我们聊起狼。

狼特别聪明——这是多数人类对狼的共识。比如说,狼如果咬死了一只羊,不会马上饕餮大餐。狼会突然转身跑开,跑到羊依然在它的视线范围内的地方躲起来,观察是否有猎人的痕迹。半响后它再跑回到羊边上,洋装准备要开始大餐了,却突然一扭头又猛跑开了。如此反复两三次,直到它确认附近没有危险,才会回到羊的身边,痛快而又警醒地大口啃起羊肉来。

堪布说,狼其实比人类所认知和想象的更害怕人类。倒是人类畏惧自然的天性让狼占据了上风;而人类的无情又让内心的恐惧化作杀戮,伤害了多少狼。

堪布描述得栩栩如生:如果你们走在草原上,突然碰到一只狼,你们肯定会很害怕,然后就张牙舞爪挥棒扔石弄出各种吓狼的姿态。你发现狼正盯着你们,它的双眼流露出对人类的防备与藐视,露出凶狠的狼牙。但实际上,这个时候,狼只是假装镇定。它很可能已经吓得不行了。

堪布绘声绘色地举了一个例子:藏族人走在山里,前方遇见狼。藏族人继续向前走。狼并不攻击人,也不跑,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,时不时警惕地扭头看一眼人类,很淡定的样子。继续向前走,前方有个垭口,过了垭口就是下坡了。狼走过垭口后,就在离开人类视野的那一刻,撒了腿就跑了个没影儿——前面它是一路在假装镇定、凶残罢了。

而关于狼,最吸引我们的还是下面这个故事。

现在国家严厉打击猎杀野生动物,所以少了许多猎杀狼的事。而在过去,因为狼总会吃羊,狼就是人类的敌人,是祸害。所以猎杀狼是常态。很多时候,人类的猎人常常是心狠手辣的。

在藏区,过去的猎人有这样一种做法。如若捕猎了活生生的狼,猎人并不会马上杀了狼——而是先虐狼,让狼自生自灭——猎人用铁丝把狼嘴捆死了不让其撕咬,然后极其残忍地、活生生地把狼皮生剥下来。

被剥皮后的狼就这样被猎人放了,任其或生或灭。可以想象,被生剥了皮的狼是何其痛苦。通常500头这样的狼,最后可能仅有一头能活下来。

没了狼皮的狼所经受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。但这狼还是会选择活下去,怀着一颗满是仇恨的心活着——尽管它的模样已不狼不鬼。

因为没有了皮的保护,活下来的这头狼的每一寸行走、摩擦都是钻心的痛。而随着血肉模糊的身体一点点愈合,狼发了狠劲地在藏地干涸坚硬的泥土里、植被上、在岩石上、在沙地里、在树身上……狠狠地撞击、摩擦自己的身体,在剧烈的痛楚中一天天磨砺强壮自己的身躯和灵魂,又经受住与酷热严寒的抗击。最后,这头狼的筋骨皮肉已经变得更加坚韧了,比当初有狼皮是还坚不可摧,难以伤害。

这时候,它就会回到有人类的地方了。

也是它开始对人类疯狂复仇的时候了。

在座的诸位老师都被这个关于狼的故事全然吸引了。堪布说,藏族人把这种狼叫“鬼狼”。堪布说,重新活过来的这头没有了狼皮的狼,你无法描述它身体的颜色,异常恐怖,双眼无情冷酷。而它所到人类之处,都会极尽其所能,一夜之间咬死羊圈里所有的羊。

它并不会吃了羊,却把一只只羊全部堆到一起,以示对人类的仇恨与蔑视。

原本凶残的人类,对这狼的复仇已是无能为力。

这不是传说?在人类与狼共处的历史岁月里,堪布说,这样的故事是真实发生的。

【堪布】原为藏传佛教中主持授戒者之称号,相当于汉传佛教寺院中的方丈。其后举凡深通经典之喇嘛,而为寺院或扎仓(藏僧学习经典之学校)之主持者,皆称堪布。“堪布”如今是一种佛学的学位,获得拉然巴格西学位。

各传承对堪布资格的要求条件不同。有些只要佛学院毕业就有堪布学位;有些堪布只有佛学理论知识,不一定有实际的证量。而有的堪布本身也是活佛或金刚上师。象萨迦四大堪布、传戒堪布都是大成就者。

LEAVE A REPLY

loading